只为成功想方法 不为困难找理由

来源:姚世明    发布于:2014-03-18 21:09:07  点击:   文字:【】【】【
    最近,我发现了一本书:叫《只为成功找方法,不为失败找借口》,这也是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马斯洛的一句名言。在现实生活中,为什么有的地方、有的单位年复一年,山河依旧,队伍涣散,工作总也上不去?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那里的人、尤其是领导干部精神状态不行。他们信奉的“人生哲学”正好与这本书名相反:不为成功找方法,总为失败找理由。因为,我们的工作也谈不上失败,所以,我就篡改了一下,“只为成功想方法,不为困难找理由”,就针对这句话,结合工作实际,谈一下我的看法。
    首先,这句话体现的是一种态度问题。
    态度就是竞争力,态度决定一切。你有什么样的态度,就有什么样的世界,就决定有什么样的人生。
    一是对学习的态度。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在基层组织建设年活动中开展以“一迎双争”为主题的组织工作应知应会基本知识测试的通知》,搞闭卷考试,成绩计入年终考核,我认为很好。有些人会说,我只要干好工作就行,那些理论有什么用。可是,你不懂理论,拿什么指导工作。胡锦涛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上的讲话中指出,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奋勇前进,回答了共产党举什么旗、走社么路的问题。理论就是旗帜,只有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指导,才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才能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奋勇前进。因此,学习很重要。有些人会讲,工作太多了,没时间学习。时间是什么?时间就是海绵里的水,只要你愿意挤,总是有的。这就好比吃饭,没有哪个同志会说,我这几天不吃饭了,工作太忙,没时间吃。没有人这样去说,也没有人这样去做。其实,我想以大家的智商,在打麻将、玩游戏、逛淘宝之余,抽个把小时已经足够了。这就是一个学习态度问题。
    二是对工作的态度。孟子说:“挟泰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我们实际生活中的大多数事情,并不像“挟泰山以超北海”那么难,而是属于“为长者折枝”一类,有什么理由强调“我不能”?明明是可以做到的事情,不全力以赴去做,而是找出种种“理由”来搪塞,以逃避责任,说到底就在于“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我们每天都要面临很多很多的新问题、新工作、新任务,当这些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思考怎么办,做到有计划、有方案、有措施,胸有成竹,然后再向领导汇报。这时不是向领导汇报我该怎么办,而应该是向领导汇报我这样做行还是不行,如果不行,我还能不能这样做(有没有第二套方案),这也是个态度问题。
    其次,这句话体现的是一种责任问题。
    据说,美国前总统杜鲁门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牌子,就和我们的“党员示范岗”的牌子一样,上面写着“The Buck Stop Here”(责任到此,不能再推)。如果你在工作中,对待每一件事都是“The Buck Stop Here”,出现问题也绝不推脱,而是设法改善,真正地“只为成功想方法,不为问题找理由”,那么你将赢得足够的尊敬和荣誉。
    一是要敢于担当。责任胜于能力,责任就是使命。我们的干部现在就一种“一年仇和,两年求饶,三年求逃”的心态,不愿意担当,不善于担当,不敢担当。在这个问题上,市委书记王晓光和特区党委书记高玉林同志分别在市委、特区党委中心组学习上的讲话中,讲的很好。高玉林书记指出,六枝干部最大的问题在于有的干部不敢想、不敢干、不敢闯,不敢于担当。最明显的就是干什么事情都要领导给句话、写个条子、下个文件或开个会。领导给你写个条子、开个会,你才敢干工作,那还要你干什么?有些干部干私事胆子比谁都大,什么事都敢干,给群众干事、给公家干事胆子比谁都小。王晓光书记对这个问题讲了很多。他说:“要‘开放’、‘放开’、‘放权’、‘放活’,有些人做事有‘三看’,一看文件是否说‘可以’,没说‘可以’就‘不可以’;二看是否有利于自身利益,有利就‘可以’,不利就‘不可以’;三看是否有风险,上级同意就‘可以’,不同意就‘不可以’。这种人在我们组工干部中不乏存在。我认为,我们干工作也要做到‘三看’:一看文件是否说‘不可以’,没说‘不可以’就‘可以’。法律政策没有明文禁止的事就‘可以干’,没有禁止就是让你干。二看是否有利于长远发展,不利于就‘不可以’,有利于就‘可以’;三看群众有没有积极性,没有就‘不可以’,有就‘可以’。”我们组工干部一定要好好学习领会王晓光书记、高玉林书记的讲话,要创造条件、千方百计、灵活机动的把事情处理好。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规定是死的,办法是活的。
    二是要把工作当作自己的事业。记得有位哲人说过:把工作当事业来做。我觉得这句话有非常深刻的含义,工作和事业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工作”是指个人在社会中所从事的作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一项活动。“事业”指人所从事的具有一定目标、规模和系统,对社会发展有影响的经常活动。事业是终生的,而工作是阶段性的。那么,“自己的事业”就是对自己终生有影响的经常活动。如果你能把目前阶段性的工作任务当作对自己一生影响力极大的事业来做,每一个工作步骤都细致规划,找准方法,细琢慢雕,做出精品,那么,我们离成功也就不远了。在战争年代,我们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有一个光荣传统,叫做“一切行动听指挥”。它是我们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法宝,其核心就是“拒绝理由”。比如我们要攻打一个山头,就需要调集许多支部队来统一行动,而每支部队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具体情况,如果大家都用各自的“理由”来拒绝听从指挥,那山头就不可能攻打下来,还可能影响整个战局。当时,我们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就是把他的工作当作自己的事业来做。
    最后,这句话体现的是一种幸福观问题。
    中秋国庆期间,央视推出了《走基层百姓心声》特别调查节目“幸福是什么?”。面对同样的问题,几千名各行各业的工作者有着自己的答案。一个外地打工的人在被采访问到“你幸福吗”?他的回答是:“我不姓福我姓曾。”也有网友调侃,一个傻瓜提的问题,一百个聪明人都回答不上来。那么,组工干部的幸福是什么?工作中,每时每刻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更多的时候,我们选择无视、或是逃避、或是找借口、找理由,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办法总比困难多。有时候,换个思维、换种方法,也许困难就会迎刃而解。当你经过一番努力而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时,你是不是感受到了幸福的滋味?如果前面是绝路,那么幸福没准就在转角,组工干部的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就是在找到办法、就是在完成工作、就是在半夜加班结束起身回家的瞬间,伸伸懒腰,这就是幸福。